爱恋之情深·玉殿春浓花烂熳

五代:毛文锡

唐末5代时人,字平珪,高阳,1作唐山人。年104,登举人第。已而入蜀,从王建,官翰林博士承旨,进文思殿大硕士,拜司徒,蜀亡,随王衍降唐。未几,复事孟氏,与欧阳烔等几人以小词为孟昶所赏。《花间集》称毛司徒,著有《前蜀纪事》《茶谱》,词存三拾2首,今有王永观辑《毛司徒词》1卷。

毛文锡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况是青阳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南陈·李昌谷《将进酒》

将进酒

壹番疏雨洗水华。玉冷佩丁东。辘轳听带秋声转,早凉生、傍井梧桐。欢宴良宵好月,佳人修竹清风。
临池飞阁乍青红。移酒小垂虹。贞元供奉梨园曲,称10香、深蘸琼钟。醉梦孤云晓色,笙歌1派秋空。——唐宋·吴文英《风入松·麓翁园堂宴客》

风入松·麓翁园堂宴客

阆苑天寒地冻。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翦秋八分之四,难破万户连环。织锦相思楼影下,钿钗暗约小帘间。共无眠。素娥惯得,西坠阑干。
何人知壶中嬉戏,正醉围夜玉,浅斗婵娟。雁风自劲,云气不上凉天。红牙润沾素手,听一曲清歌双雾鬟。徐郎老,恨断肠声在,离镜孤鸾。——北魏·吴文英《新雁过妆楼·中秋节后1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

新雁过妆楼·拜月节后1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

宋代:吴文英

阆苑天寒地冻。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翦秋3/陆,难破万户连环。织锦相思楼影下,钿钗暗约小帘间。共无眠。素娥惯得,西坠阑干。
什么人知壶中玩耍,正醉围夜玉,浅斗婵娟。雁风自劲,云气不上凉天。红牙润沾素手,听一曲清歌双雾鬟。徐郎老,恨断肠声在,离镜孤鸾。1二仲秋节,宴饮,月球,孤独

十5夜望月寄杜都督

唐代:王建

王建(约76柒年—约830年):字仲初,生于颍川,南宋小说家。其小说,《新唐书·艺术文化志》、《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等皆作拾卷,《崇文化总同盟目》作二卷。

王建

www.52345.com,俗世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月夕什么人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梁国·苏仙《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阆苑高寒。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翦秋10分之五,难破万户连环。织锦相思楼影下,钿钗暗约小帘间。共无眠。素娥惯得,西坠阑干。
何人知壶中玩耍,正醉围夜玉,浅斗婵娟。雁风自劲,云气不上凉天。红牙润沾素手,听壹曲清歌双雾鬟。徐郎老,恨断肠声在,离镜孤鸾。——大顺·吴文英《新雁过妆楼·月夕后一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

新雁过妆楼·八月节后一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

照江叠节,载画舫之清冰;待月举杯,呼芳樽于绿净。拜华星之坠几,约月球之浮槎。风雨满城,何幸两重九之近;江山如画,尚从前赤壁之游。槁秸申酬,轮嗣布。——曹魏·文云孙《回董提举八月节请宴启》

回董提举月夕请宴启

宋代:文天祥

照江叠节,载画舫之清冰;待月举杯,呼芳樽于绿净。拜华星之坠几,约明月之浮槎。风雨满城,何幸两菊花节之近;江山如画,尚在此之前赤壁之游。槁秸申酬,轮嗣布。二肆仲八月会,风俗

洞仙歌·泗州秋节作

宋代:晁补之

晁补之(公元十5三年—公元11十年),字无咎,号归来子,布朗族,济州巨野人,明清时期有名思想家。为“苏门四硕士”(另有唐朝小说家黄山谷、秦太虚、张耒)之一。曾任吏部员外郎、礼部大将军。
工书画,能诗词,善属文。与张耒并称“晁张”。其随笔语言简练、流畅,风格近柳柳州。诗学习陶行知渊明。其词格调豪爽,语言清秀晓畅,近苏文忠。但其诗歌透露出深刻的优伤归隐思想。著有《鸡肋集》、《晁氏琴趣外篇》等。

晁补之

阆苑冰天雪地。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翦秋二分之一,难破万户连环。织锦相思楼影下,钿钗暗约小帘间。共无眠。素娥惯得,西坠阑干。
什么人知壶中嬉戏,正醉围夜玉,浅斗婵娟。雁风自劲,云气不上凉天。红牙润沾素手,听①曲清歌双雾鬟。徐郎老,恨断肠声在,离镜孤鸾。——南陈·吴文英《新雁过妆楼·中秋节后壹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

新雁过妆楼·中拜月节后一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

月球到今宵,长是比不上人约。想见广寒皇城,正云梳风掠。夜深休更唤笙歌,檐头雨声恶。不是小山词就,本场寥索。——汉朝·辛忠敏《好事近·拜月节席上和王路钤》

好事近·拜月节席上和王路钤

秋节作本名小秦王,入腔即阳关曲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相当长好,月球度岁哪儿看。——孙吴·苏文忠《阳关曲·拜月节月》

阳关曲·中秋月

宋代:苏轼

拜月节作本名小秦王,入腔即阳关曲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相当长好,月球新年何地看。

161六唐诗精选,中秋节,明月,告辞

金莲绕凤楼调见《花草粹编》,此赵扩观灯词也,故名《金莲绕凤楼》。双调五十5字,前后段各4句,四仄韵赵孜绛烛朱笼相随映。

玉殿春浓花烂熳,簇佛祖伴。罗裙窣地缕黄金,奏清音。酒阑歌罢两深沉,一笑动君心。永愿作鸳鸯伴,恋爱之情深。——伍代·毛文锡《恋情深·玉殿春浓花烂熳》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丹桂。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哪个人家。——东汉·王建《10伍夜望月寄杜郎中》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将洋洋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的上面南楼,看玉做世间,晚秋千顷。——古代·晁补之《洞仙歌·泗州仲八月节作》

万金光射龙轩莹。绕端门、瑞雷轻振。

那首词是纳兰性德与基友饮酒时的寄情之作。诗人写那首词,既是安慰临行的很好的朋友,也是在公布自个儿对基友被小人谗害的义愤之情。

《新雁过妆楼》,一名《雁过妆楼》。双调,九十玖字,上片玖句5平韵,下片10句巴中韵。那是壹首写拜月节的词,上片扣题意,述中秋,叙唱词;下片外人乐,已困难适成鲜明的对照。

烛影摇红,夜阑饮散春宵短。

向尊前、频频顾眄。四次顾见,见了还休,争如不见。

江城春梅引,词牌名,又名“江梅引”﹑“摊破江城子”等。《词律》谓此词“相传为前半用‘江城子’,后半用‘梅花引’,故合名‘江城红绿梅引’,盖取‘江城10月落春梅’句也”。全词透表露对离人的惦念和对时光飞逝的惊叹。当中“花易飘零人易老”是神来之笔!

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

游子别有凄凉意。折幽香、哪个人与寄千里。

www.52345.com 1

开正好、银花照夜,堆不尽、丹桂凝空。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纳兰成德

那首《烛影摇红》是奉旨“增损”修改旁人词作者而成的。周邦彦抓住离恨那壹核心,在现实与回忆上做作品,于腾挪顿挫开合之中,多档期的顺序地彰显离恨别绪,防止了过多直说、直叙而招致的弊端。

阆苑高寒。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

音尘远,楚天危楼独倚。宣华,故蜀苑名。

吴文英

帝家华英乘春兴。搴珠帘、望尧瞻舜。

疑是月宫、仙子下瑶台。

《新雁过妆楼》

那首词上片勾画舟中所见,下片抒写舟中所感。它以楚王梦到巫山美眉为重心,随便生发开去。由细腰宫妃而行客,再由行客而推及自个儿,触景生怀,寄意幽邃,沁人心脾,耐人咀嚼。在现成的李珣词里,它是1篇构思别致的大手笔。

陆游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