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
自蒙深夜传衣后,不羡王祥得佩刀。——隋唐·李义山《谢书》

与毛令方尉游西菩提寺二首·其一

宋代:苏轼

苏东坡(1037-1101),北周思想家、书法和绘美学家、山珍海错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高山族,云南人,葬于颍昌(今浙江省安阳市确山县)。毕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相当高,诗文书法和绘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文忠并称欧苏,为“北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抱有风格,与黄鲁直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者有光辉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陶文、行书,能自立异意,用笔丰腴跌宕,有童真之趣,与黄鲁直、米颠、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见神似,提倡“士人画”。著有《苏仙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苏轼

手动和自动搓,剑频磨。古来汉子天下多。青镜摩挲,白首蹉跎,失志困衡窝。有声望什么人识廉将军?广才学不用萧相国。忙忙的逃海滨,急急的隐山阿。前几日个,平地起事件。——唐代·马谦斋《柳营曲·叹世》

柳营曲·叹世

特进群公表,天人夙德升。霜蹄千里骏,风翮九霄鹏。
服礼求毫发,惟忠忘寝兴。圣情常有眷,朝退若无凭。
仙醴来浮蚁,奇毛或赐鹰。清关尘不杂,中使日相乘。
晚节嬉游简,平居孝义称。自多亲棣萼,何人敢问山陵。
学业醇儒富,辞华哲匠能。笔飞鸾耸立,章罢凤鶱腾。
精理通谈笑,忘形向朋友。寸长堪缱绻,一诺岂骄矜。
已忝归曹植,何知对李元礼。招要恩屡至,崇引力难胜。
披雾初欢夕,高秋爽气澄。尊罍临极浦,凫雁宿张灯。
仲阳穷游宴,炎天避鸣蜩。研寒金井水,檐动玉壶冰。
瓢饮唯三径,岩栖在百层。且持蠡测海,况挹酒如渑。
鸿宝宁全秘,丹梯庶可凌。淮王门有客,终不愧孙登。——唐宋·杜草堂《赠特进范县王二十韵》

www.52345.com,赠特进西峡王二十韵

春欲尽,日迟迟,牡丹时。罗幌卷,翠帘垂。彩笺书,红粉泪,两心知。人不在,燕空归,负佳期。香烬落,枕函欹。月分明,花淡薄,惹相思。——唐代·欧阳炯《三字令·春欲尽》

三字令·春欲尽

唐代:欧阳炯

春欲尽,日迟迟,牡丹时。罗幌卷,翠帘垂。彩笺书,红粉泪,两心知。人不在,燕空归,负佳期。香烬落,枕函欹。月分明,花淡薄,惹相思。7伤春,抒情,思念,怨情

杜少陵由光山王府门人相引,穿过九曲回廊、厅堂楼阁,绕过假山幽溪,丛竹花坞,杜拾遗止步于一座壮丽厅堂在此以前。门人入内通报,未几,就听一声“杜草堂进见”,侍女已将珠帘卷起。杜草堂略整布衣,穿过“占风铎”,进入客厅,俯身施礼:“南阳杜草堂拜见贤王!”
  卢氏王望着俯身丹墀的杜子美,不慌不忙问道:“若太白所言,子美诗力深厚,宏儒硕学,风骚蕴积,清俊脱俗。于黄冈有‘才子’之称,焉何不入吏部求荐?”
  杜少陵不卑不亢回道:“君门九重,金殿重霄。子美迟钝,不得其门而入。”
  新郑王闻言,淡笑:“其言有理,不欺笔者也!”遂着下人看座叙话。杜少陵方抬起初来,见新郑王身着便服,虽年约五旬,然玉面琼身,俊逸挺拔,眉目清爽,风姿浪漫,果是皇族一脉,龙子龙孙。新郑王见杜子美清俊儒雅,超脱凡俗脱俗,斯斯文文,从容稳健,心中对杜子美已有几分青睐。只是心有不解:此人怎样能与自负不羁的李拾遗结友?遂笑对杜子美道:“太白孤傲不驯,傲岸不群,才华惊天,堪比日月,乃‘李供奉’!却视一介布衣晚生为小伙子,并言子美诗才右出,令本王疑忌。”
  瞧着风度翩翩、神情傲然的宜阳王,杜草堂一边双臂呈上自身精心制作的行卷,一边淡言:“甫才焉能与太白并论?乃萤火与皓月也!”卢氏王接过杜少陵行卷,顺手张开浏览。片刻现在,西峡王已起身捋须,不由放声读来,边读便评:“‘许身一何愚,窃比稷与契’,又曰‘致君尧舜上,再使民俗淳’,此其素愿也!‘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那般,万里可横行’此昂扬激昂之气也!‘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此乘风思奋之心,深恶痛疾之志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豪壮不凡之语,可激发意气也!”
  新郑王一口气将杜拾遗行卷读毕,放下行卷,大笑道:“太白诚哉斯言!子美前来,步仙楼再次出现诗情,本王再醉河山。”见杜少陵闻言疑心,卢氏王又道,“子美初来王府,必见步仙楼风范。此处乃本王与各位达士宴饮游乐之所,太白可曾有言?”
  “步仙楼有口皆碑,子美亦有听大人讲。身心倾慕而不可往之也。”
  新郑王大喜:“何不随本王前去?迟则自身恐唐宣宗之、张旭诸人早将美酒饮罄矣!”见杜子美木然则立,伊川王恍然,“及至长安,诸事莫急。干谒求荐,多加商量。”
  杜甫于长安月余,心中有急。神速接道:“国王曾公布《搜扬怀才隐逸勅》、《求访武士诏》等诏文,近又揭橥制举文告,意在广开贤路,为国遴才。子美虽才微识浅,然自先君恕预以降,奉儒守官,未堕素业。还望贤王纳之。”
  卢氏王面带着若有通过历史之沧海桑田、若有相通世态之浑逸表情,朗声笑道:“然也!然也!”杜子美虽闻卢氏王微有敷衍之意,仍是开心不已,随着卢氏王李琎踏上步仙楼。
  貌美如仙之歌姬穿梭如燕,美妙如神之乐舞缥缈若风(Ruan patrol)……果是香花簇拥,云气缭绕。一方幸福,俗世仙境。杜拾遗定神而望,就见青玉之案摆满金玉馔食,美酒佳酿已若甘霖而降。伊川王引杜子美落座,止乐停杯向在座诸人绍介杜少陵。“太白荐举柳州杜甫,乃笔者朝杜审言之孙,诗力深厚,博闻强识,风流盖其祖先。”
  崔宗之、焦遂、张旭相继与杜草堂见礼,每绍介一位,杜草堂便饮酒三杯,片刻后头,杜甫已无拘谨,与各位推筹换盏,纵声笑谈。
  崔宗之仪表俊美,虽任礼部员外郎,却视礼仪为镣铐,平日醉酒,青眼对天。焦遂乃一介布衣,常饮闷酒。酒量相当的大,喝酒五斗之后,方有醉意。其人酒后颇有雄辩之才,声似响鞭,语惊四座。张旭更是酒中狂人,其石籀文天下独步。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书法于西汉乃至鼎盛。行草四豪门有三家生于大唐。至于草、隶、行等其余书体,皆有冠绝今古之名人。更大篆,张旭和怀素之变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每至酒后,张旭必号呼狂走,所笔挥洒,变化无穷,若有神助。
  杜子美见苏晋未至,遂低首探问焦遂。方知苏晋已经于数年前死去。苏晋其人,数岁为文,早年进士及第。因有群燕衔浮图绣像于堂内,遂一心向佛。只是,佛戒饮酒,苏晋却嗜酒无度,只可以借“逃禅”之语,为和谐开脱……
  杜草堂与诸人正在欢饮之中,就见一胖大之人号呼而入:“贤王救笔者!贤王救小编!”不待卢氏王接话,那人竟双手捧起酒樽,一通鲸饮。杜子美已知此人必是左相李涵之无疑。李天锡之亦是皇家子孙,曾任通州太尉,政绩卓著,素有民望,升迁秦州参知政事。又迁任陕州都督、广东尹。为人豪爽,颇有理政之能,深得圣上注重。于天宝元年接替病死的牛赛兰香为左相,辅佐右相黄永辉甫治国。待其饮酒一樽之后,李绍之方坐下身来,对范县王叫道:“贤王救小编!不日,小编必为右相贬黜京师,凶多吉少!”
  西峡王闻言惊道:“何以于今?”
  唐顺宗之不慌不忙道:“还不是那一首小诗生事?”
  “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多少个来?”李浚之一边喝酒,一边将此诗咏毕。无奈道,“老夫感觉此诗写得科学,乃笔者得意之作,竟无端滋事!”
  新郑王望其态度,不由笑道:“诗文怎么样,可问诗家。”遂向李昂之绍介杜少陵,“太白之异姓兄弟,长于歌诗,超尘拔俗。”
  杜少陵急忙起身,向唐文宗之施礼:“闻此诗有双关之语,喜饮劲酒,浊酒不食,‘避贤’乃避浊物也!”
  唐德宗之闻言大笑:“诚乃诗家之言!”复又对诸人道,“何不痛饮?李欣蔓甫狡黠若九尾狐,嗤笑朝政于股掌之间。这个人为相数年,大唐祸事不断。笔者恐诸位于斯欢心畅饮时日无多矣!若此,何不如时行乐?”
  杜工部见李杰之果然是理想豁达之人,大祸临头,犹自开怀畅饮,令人动容。光山王见西凉太祖之如此浪漫,亦相当少劝,手捧酒樽,迎喉而倾。片刻从此,已是醉意陡现,口中喃道:“凡置天下伟人于死地者,必有后殃!盖因祸在于好利,害则在于亲小人也!”
  “天理昭昭!”李俨之大笑:“若此,复有啥忧?”
  “亦罢,前些天子美初至步仙楼,可行酒乐!使人昏昏然则乐者莫过于酒哉!当其处于庙堂之上,则以酒成礼,延揽四方英豪;当其处于林泉之下,则以酒自适,陶然则忘机。”范县王李琎最终叹道,“可惜,太白为王室赐金还山,酒仙告老还乡,苏晋已归净土。”
  “甚念多个人,惜无法对饮。”李忱之接道:“明日此景,若有太白于此,必拔剑起舞,酣饮放诗。”
  卢氏王李琎已是微醺,高声叫道:“在座皆笔者大唐名士,焉无诗赋以佐雅兴?明天为诗佳者,由张旭书之,小编必精心装裱,悬于中堂,夸耀于子孙后代,岂不美哉?!”
  杜工部已是耳热微醺之时,起身向西峡王揖道:“昔日贤王与太白及诸公有饮中八仙之聚,名传天下,甫极为向往,曾有诗记其事。今试为诸大人一吟。”遂目视大千世界,脱口而咏: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范县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石嘴山。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跌宕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大模大样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再三爱逃禅。
  李拾遗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皇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待杜子美吟毕,步仙楼片刻冷静,继而爆发一片表扬之声!卢氏王踉跄起身,高声赞道:“虽非亲眼目睹,人物形象活灵活现。子美勾勒人物之功力,一语道破。”
  唐高宗之亦大笑:“笔者虽豪饮若鲸鱼吞吐百川之水,然乐圣避贤!妙哉!”
  崔宗之停杯叫道:“惜哉!若子美早入长安数年,必是酒中九仙也!”
  就见张旭不言,狂饮数升之后,号呼狂走,奔向桌案,揽笔而起,立笔横扫,笔走龙蛇,纸腾烟云。转瞬之间,白纸之上,沧浪横流。未待大千世界喝彩,张旭复展开荒髻,手挽发束,就以发束着墨,又于白纸之上,题上《饮中八仙歌》!杜拾遗惊视其字:若骏马Benz、倏忽千里;云烟缭绕,变化多姿;变动如鬼神,不可端倪!
  芸芸众生至此,方才发出如雷喝彩!
  范县王举杯杜子美,欢乐不已:“子美从此名垂千古!笔者等幸甚,亦将由此诗而名垂青史矣!”
  由于李太白荐引,加之,杜甫乃杜审言之孙,又怀惊天诗才,遂‘平面相交王侯’,与新郑王李琎、左相李俶之以及曾是李太白亲密的朋友之礼部员外郎崔宗之、草圣张旭等持续交游。杜草堂于步仙楼视线大开,以为从此可跃过龙门,以展胸中抱负,遂对前景信心十足,踌躇满志。
  大雪时节,西峡王李琎于府上设下大宴,并请大唐梨园名伶雷海青鼓锸、李龟年清音、唐念奴领舞,以助酒兴。诸人兴致昂然,纵声笑谈。都是竹林七贤有趣的事来讲。
  言其魏晋之风,冲突竹林七贤诗文逸事。李恒之言及七贤之一阮籍,常单独开车远奔旷野,亦不择路,至无路之处便停,遂痛哭而返;又言其凭吊楚汉广武战地,仰天泣道:“世无英豪,遂使竖子成名矣!”迄今不知‘竖子’指什么人?抑或西楚霸王、抑或汉高帝、抑或自个儿?还可能有那频频狂醉之刘伶,手拎水瓶,驾鹿车出游,仆人必手持掘具跟随,以便随时为其掘墓。刘伶有言:“死便掘地以埋,土木形骸,遨游一世。”又有言,“小编名刘伶,为酒所生,16日一斛,五斛方醒。”大千世界大笑。唐敬宗之最终又道:“天数有违,江山难恃。老夫早已置荣枯于身外,小编等何不如时行乐?”。
  张旭大笑:“昔有曹子建言:‘愿举太山感觉肉,倾南海感到酒,伐云梦之竹感觉笛,斩泗滨之梓以为筝。食若填巨壑,饮若灌漏巵,其乐固难量,岂非大女婿之乐哉!’”
  诸人皆感觉善。不觉杯觥交错,酒至酣处。“‘兀但是醉,豁尔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睹不见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幽情,俯视万物之扰扰,如江汉之载浮萍草。’”李亨之高咏着刘伶之《酒德颂》,俯身酒樽,叹道,“令人身心皆往。”
  卢氏王李琎闻之,举杯欣然:“昔有‘竹林七贤’,今有大家‘饮中仙人’,皆任性畅饮,物作者两忘。快哉!”
  唯杜工部略有不安,却不愿扫众人兴致,只可以隐忍而不发作,垂首自饮。
  新郑王见之,遂道:“子美何以不言?”
  杜子美起身,面有戚容:“作者闻君子之乐乃天下之乐,明日下尚有不乐之所,故不敢乐。”
  光山王乃聪敏之人,已知杜工部心中有言,乃道:“不乐之所乃子美之心也!”
  杜拾遗亦不掩饰:“子美不才,然素怀与君分忧之心,还望体察。”
  范县王干咳笑道:“后天不谈此事,只论诗文遗闻。”
  李俨之亦道:“只论诗文有趣的事!不论朝政。”
  杜草堂已是耳热微醺之时,目视众人,酒态尽出,忽有一缕伤悲、一丝孤独自心中渗出!嗟夫!大千世界独醉,子美独醒!诸人皆参谋“竹林七贤”酣饮长啸、怪诞妄举办事,以求委蛇自晦、远祸自个儿之举,然岂能远祸?此时大唐于周丽娟甫祸国乱政之下,朝政贪墨,江河日暮,“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然诸人不自觉仍持续着开元盛世所遗下罗曼蒂克华侈之风,并为其花团锦簇之假象所沉迷,日日狂饮而歌!杜草堂却有君子之乐与全世界之乐之心,其大孤独、大悲悯之心绪,焉不令后人叹之!
  杜少陵已经稳步厌烦这种荒淫无耻的生存,杜草堂于无奈之中,坚定而艰难地等候!
  因《饮中八仙歌》使杜少陵于长安略有诗名,杜工部因而诗而“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欲展“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之志,只好鼓勇,上诗伊川王,以期荐举。诗云:
  特进群公表,天人夙德升。霜蹄千里骏,风翮九霄鹏。
  服礼求毫发,推思忘寝兴。圣情常有眷,朝退若无凭。
  仙醴来浮蚁,奇毛或赐鹰。清关尘不杂,中使日相乘。
  晚节嬉游简,平居孝义称。自多亲棣萼,何人敢问山陵?
  学业醇儒富,词华哲匠能。笔飞鸾耸立,章罢凤骞腾。
  精理通谈笑,忘形向朋友。寸长堪缱绻,一诺岂骄矜?
  巳忝归曹植,何知对李元礼。招要恩屡至,崇引力难胜。
  披雾初欢夕,高秋爽气澄。尊罍临极浦,凫雁宿张灯。
  四之日穷游宴,炎天避郁蒸。砚寒金井水,檐动玉壶冰。
  瓢饮唯三径,岩栖在百层。谬持蠡测海,况邑酒如渑。
  鸿宝宁全秘,丹梯庶可凌。淮王门有客,终不愧孙登。
  范县王李琎亦知杜拾遗大才,然其有心事。昔日,父王在世,国王因父王乃其长兄,忠厚懦弱,礼遇尤甚。14日,天皇车驾临府,父王惶然相迎。至中堂闲话,天子言:“李琎才捷思敏,儒雅风姿。弓马熟悉,文武之才!”其父王闻言,却已是战栗不已。皇帝又言:“李琎只可以游乐,却无大志,其才已损,惜哉!”父王闻言,反倒心悬巨石落地。范县王李琎看在眼里,故而时时于心,以求自保。试想,国王初居皇位之时,逼父皇,诛姑母;为固皇权,亦曾三13日赐死太子,还恐怕有两位王子。亲生骨血尚且如此,皇权岂容外人染指?卢氏王李琎阿爹死后虽封‘让天子’,礼遇甚隆,无非国君作秀而已。明天,若伊川王贸然敢向朝廷推举贤能之士,崔洁甫必构陷罪名,认为灵宝王恐有染指江山之嫌,必遭滔天天津大学学祸。故而,杜拾遗随后再访,光山王李琎虽心有不舍,亦以偶有小恙推辞不见。

赠李白

谢书

唐代:李商隐

李义山,字义山,号晋中生、樊南生,明朝盛名小说家,祖籍索菲亚沁阳,出生于福冈荥阳。他擅长诗歌创作,骈文法学价值也极高,是晚唐最非凡的作家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八吟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不常候期的段成式、温岐风格类似,且多个人都在家族里排名第十六,故并称之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对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合而为一悱恻,精粹感人,广为流传。但局部诗歌过于生硬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地处牛李党派打斗的缝隙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海南信阳市沁阳与汤阴县分界之处)。小说收录为《李商隐诗集》。

李商隐

老人家乞马癯乃寒,宗人贷宅荒厥垣。横庭鼠径空土涩,出篱美枣垂珠残。安定美女截黄绶,脱落缨裾暝朝酒。还家白笔未上头,使本身清声落人后。枉辱称知犯君眼,排引才升强絙断。洛风送马入长关,阖扇未开逢猰犬。那知坚都相草草,客枕幽单看春老。归来骨薄面无膏,疫气冲头鬓茎少。欲雕小说干天官,宗孙不调为何人怜?武周下元复西道,崆峒叙别长如天。——唐朝·李长吉《仁和里杂叙皇甫湜》

仁和里杂叙皇甫湜

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
自蒙半夜传衣后,不羡王祥得佩刀。——晋代·李义山《谢书》

谢书

特进群公表,天人夙德升。霜蹄千里骏,风翮九霄鹏。
服礼求毫发,惟忠忘寝兴。圣情常有眷,朝退若无凭。
仙醴来浮蚁,奇毛或赐鹰。清关尘不杂,中使日相乘。
晚节嬉游简,平居孝义称。自多亲棣萼,什么人敢问山陵。
学业醇儒富,辞华哲匠能。笔飞鸾耸立,章罢凤鶱腾。
精理通谈笑,忘形向朋友。寸长堪缱绻,一诺岂骄矜。
已忝归曹植,何知对李元礼。招要恩屡至,崇动力难胜。
披雾初欢夕,高秋爽气澄。尊罍临极浦,凫雁宿张灯。
四之日穷游宴,炎天避天中。研寒金井水,檐动玉壶冰。
瓢饮唯三径,岩栖在百层。且持蠡测海,况挹酒如渑。
鸿宝宁全秘,丹梯庶可凌。淮王门有客,终不愧孙登。——唐朝·杜拾遗《赠特进西峡王二十韵》

赠特进新郑王二十韵

唐代:杜甫

特进群公表,天人夙德升。霜蹄千里骏,风翮九霄鹏。
服礼求毫发,惟忠忘寝兴。圣情常有眷,朝退若无凭。
仙醴来浮蚁,奇毛或赐鹰。清关尘不杂,中使日相乘。
晚节嬉游简,平居孝义称。自多亲棣萼,何人敢问山陵。
学业醇儒富,辞华哲匠能。笔飞鸾耸立,章罢凤鶱腾。
精理通谈笑,忘形向亲朋。寸长堪缱绻,一诺岂骄矜。
已忝归曹植,何知对李元礼。招要恩屡至,崇引力难胜。
披雾初欢夕,高秋爽气澄。尊罍临极浦,凫雁宿张灯。
四之日穷游宴,炎天避恶月。研寒金井水,檐动玉壶冰。
瓢饮唯三径,岩栖在百层。且持蠡测海,况挹酒如渑。
鸿宝宁全秘,丹梯庶可凌。淮王门有客,终不愧孙登。6抒情,感谢

推挤不去已三年,鱼鸟仍然笑小编顽。人未放归江北路,天教看尽闽南山。太史清节衣冠后,处士风骚水石间。一笑相逢那易得,数诗狂语不须删。——古代·苏东坡《与毛令方尉游西菩提寺二首·其一》

除夕阿戎家,
椒盘已颂花。
盍簪喧枥马,
列炬散林鸦。
四十隋唐过,
高举暮景斜。
哪个人能更拘束?
烂醉是生涯。

画鹰

秋水通钩洫,
城隅进小船。
晚凉看洗马,
森木乱鸣蝉。
菱熟经时雨,
蒲荒七月天。
晨朝降小雪,
遥忆旧青毡。

兵车行

赠韦左丞丈济

二仪积风雨,
百谷漏波涛。
闻道洪何坼,
遥连沧海高。
职司忧悄悄,
郡国诉嗷嗷。
舍弟卑栖邑,
防川领簿曹。
尺书明日至,
版筑一时操。
难假鼋鼍力,
空瞻乌鹊毛。
燕南吹畎亩,
济上没菊花菜。
螺蚌满近郭,
蛟螭乘九皋。
徐关深水府,
碣石小秋毫。
白屋留孤树,
晴空失万艘。
咱衰同泛梗,
利涉想桃子。
赖倚天涯钓,
犹能掣巨鳌。

宋公旧池馆,
零落开岁阿。
枉道祗从入,
吟诗许更过?
淹留问老人,
寂寞向国土。
更识将军树,
悲风日暮多。

过宋员外之问旧庄

秋水清无底,
萧然静客心。
椽曹乘逸兴,
鞍马到荒林。
能吏逢聊璧,
华筵直一金。
晚来横吹好,
泓下亦龙吟。

今夕何夕岁云徂,
更加长烛明不可孤。
明州客舍一事无,
相与博塞为欢喜。
冯陵大叫呼五白,
袒跣不肯成枭卢。
大胆不经常亦如此,
偶遇岂即非良图?
君莫笑,刘毅一向布衣愿,
家无儋石输百万。

杜位宅大年夜

陪李波斯湾宴沉香亭

尚觉王孙贵,
豪家意颇浓。
屏开金孔雀,
褥隐绣六月春。
且食双鱼美,
何人看异味重。
门阑多喜色,
女婿近乘龙。

投简成华两县诸子

故人昔隐东蒙峰,
已佩含景苍精龙。
老友今居子午谷,
独在阴崖结茅屋。
屋前太古元都坛,
青石漠漠常风寒。
子归夜啼山竹子裂,
西王母昼下云旗翻。
知君此计诚长往,
芝草琅玕日应长。
铁锁高垂不可攀,
致身福地何萧爽。

今夕行

已从招提游,
更宿招提境。
阴壑生虚(一作灵)籁,
月林散清影。
天阙象纬逼,
云卧衣服冷。
欲觉闻晨钟,
令人发深省。

同诸公登云岩寺塔

一匮功盈尺,
三峰意出群。
望中疑在野,
幽处欲生云。
慈竹春阴覆,
香炉晓势分。
惟南将献寿,
佳气日氤氲。

李监宅二首
(一作李盐铁)

饮中八仙歌

春山无伴独相求,
伐木丁丁山更幽。
涧道馀寒历冰雪,
石门斜日到林丘。
不贪夜识金牌银牌气,
远害朝看麋鹿游。
随着杳然迷出处,
对君疑是泛虚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