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减字浣溪沙:即《浣溪沙》小名,相对变体《摊破浣溪沙》来讲。本是李宥时教坊名,后用为词调。

减字浣溪沙·秋水夕阳演漾金

  贺铸  

  秋水斜阳演漾金,远山隐约隔平林。几家山村几声砧。
  记得西楼凝醉眼,昔年山水似这段时间。只无人与共登临。

  那首词写别后的悲凉兼及怀人。上片写登临所见,下片纪念过去的欢会以杰出物旧人非的惨痛境况。

  “秋水斜阳演漾金,远山隐约隔平林”二句描绘景物:清澈的秋波,映着斜阳,漾起道道金波。一片片平整的老林延伸着,平林那边,隐约约约地横着远山。这两句抓住穷秋中午时分最优异的景致来形容,将那“秋水”、“斜阳”、“远山”、“平林”描绘得出神入化。

  “几家山村几声砧”紧承上句而来,仍写登临所看到的和听到的:疏疏的聚落,散见在川原上。隐约之中,但见云遮云涌,徐徐升腾。时有时无之中,但听得那单调的砧杵捶衣之声。

  上片三句,单看诗人所描写的这幅夏正晚景图,如同只是纯客观的写生,诗人视听之际,毕竟有如何心情移位,并不轻易看到。实际上,等读者读完全词,反回头来再精心回味那上片三句的山水描摹,便觉这三句貌似纯客观的风光描摹,不含诗人的不可捉摸心绪,实则不然。那秋水斜阳,那远山平林,那村落砧声,句句情思化,句句都以小说家心中眼中之景,皆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痛苦境绪寄寓在那之中。那与梁元帝:“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的赋吟和李翰林《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周边痛苦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具备不谋而合之妙,可是比梁、李之作更委婉,更含蓄,更腾挪跌宕,更从容情趣。

  “记得西楼凝醉眼,昔年山水似近期”二句急转,由上片的前方风光铺陈转而遥想过去的乐事。记得那时在西楼之上,喝酒赏景,三人酒酣耳热之际,执手相向,醉眼相望,情深意重。近些日子那会儿的山色还是,而浮光掠影,倍觉凄凉。本来,词的上片所写之景,独有一幅,但当大家读到这两句时,却发现原本就像是只是平铺直叙地再现前段时间风景的写法至此却起了变化,虚实相生,出现两幅图景:一幅是后天诗人独自面前境遇的前边之景;一幅则是有美丽的女生作伴,诗人当初凝着醉眼所观赏的陈年之景。昔日之景是由眼下之景所唤起,呈未来作家的心幕上。两幅图景风物似无变化,但“凝醉眼”三字却明显透透露过去登览时是何等舒心,遂与前几日重组令人怅惋的对照。

  “只无人与共登临”那句是全词的词眼。上片所写的那新秋斜阳,那远山平林,那村落砧声,至此便知都以作家“人去楼空”、“良辰好景虚设”的情愫物态化显示。那末句的点醒,令人于言外得之,倍觉其百感苍茫,含蓄深厚。

  历来的词论家们很欣赏词的下片,感到:“只用数虚字盘旋唱叹,而事态毕现,神乎技矣。”(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细细品味,所谓“数虚字盘旋唱叹”当指用“记得”、“只无”兜起了下片三句,把时间跨度非常大的前日两幅情景,绾结到了联合,诗人的心神浮游其间,表现出一连串似隔世之感,内容沉郁无限,而在遣词造语上,收纵变化,却又最为自然。结尾一句,神奇点醒,画龙点睛类也。陈廷焯表彰说:“贺老小词,工于结句,往往有通首渲染,至结处一笔叫醒,遂使全篇实处皆虚,最属胜境。”(《白雨斋词话》)卷八)观此词之结句,可见陈氏之论不谬矣!(胡群英)

秋水斜阳演漾金②,远山隐约隔平林③。几家山村几声砧④。

记念西楼凝醉眼⑤,昔年光景似前段时间⑥。只无人与共登临。

上片三句,单看诗人所勾画的那幅一月晚景图,就好像只是纯客观的写生,诗人视听之际,毕竟有如何情绪移位,并不便于见到。但那三句并不只是纯客观的风景描摹,而不是从未寄寓诗人的无理心思。实际上,那秋水斜阳,那远山平林,那村落砧声,句句情思化,句句都以诗人心中眼中之景,都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难过心境寄寓在那之中。这与梁元帝“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的赋吟和李十二《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左近忧伤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具备异途同归之妙,可是比梁、李之作更委婉,更含蓄,更腾挪跌宕,更丰盛情趣。

“秋水斜阳演漾金,远山隐隐隔平林”二句描绘景物:清澈的秋波,映着斜阳,漾起道道金波。一片片坦荡的丛林延伸着,平林那边,隐约约约地横着远山。这两句抓住早秋清晨时刻最特异的山山水水来形容,将那“秋水”、“斜阳”、“远山”、“平林”描绘得出神入化。

③平林:平整的林海。砧:捣衣石,这里指捣衣的声息。

“只无人与共登临”那句是全词的词眼。上片所写的这季秋斜阳,那远山平林,那村落砧声,至此便知都以小说家“浮光掠影”、“良辰好景虚设”的真情实意物态化展示。那末句的点醒,令人于言外得之,倍觉其百感苍茫,含蓄深厚。结尾一句,神奇点醒,画龙点睛类也。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八陈赞说:“贺老小词,工于结句,往往有通首渲染,至结处一笔叫醒,遂使全篇实处皆虚,最属胜境。”观此词之结句,可知陈氏之论不谬。

“几家山村几声砧”紧承上句而来,仍写登临所看到的和听到的:疏疏的村庄,散见在川原上。隐约之中,但见云雾缭绕,徐徐升腾。陆续之中,但听得那单调的砧杵捶衣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