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是昭明身后身,为楼日日倚嶙峋。若非山水弦中见,那解游鱼听入神。——唐朝·韩晟《清音楼》

外出寒辉看向圆,清宵白云多在天。归人已绝四邻静,老树叶陨风凄然。门前便是寒溪路,坦步徐吟过古渡。长桥立久人不知,明月相随自来去。——汉代·韩疆《夜》

尹公一遍迎銮。幽居庵、紫峰阁诸奇峰,皆从地底搜出,刷沙去土,至三四丈之深。所用朱龙鉴、庄经畲、潘涵等州县官,都有时名流。又嫌龙王山水少,故于寺门外开两湖,题曰“彩虹”、“明镜”。余戏呈诗云:“里胥抱负何曾展?展尽经纶在此山。”

金载羹、聚升昆季,俱有清才。载羹《燕子》云:“呢喃似说绿杨晴,双剪参差拂水轻。衔得海棠花入垒,画梁红雨落无声。”聚升《水烟》云:“舟向小溪浮,横空练不收。人喧知近岸,橹响辨行舟。鸟去栖何处?萤飞入远流。弹指烟灭后,明镜一轮秋。”《晚起》云:“菜市声喧眠最稳,饼师叫过日将西。小童已报黄粱熟,倦倚藜床听鸟啼。”一名忠鼎,一名忠萃。

清音楼

明代:韩晟

韩晟,字寅仲。博罗人。鸣金长子。显国君万历十六年进士,授黑龙江遂安令,解组归,隐城东山庄。有《书云台稿》、《雁木稿》、《燕市稿》诸集。清清高宗《江海区志》卷一二、道光帝《西藏通志》卷七五。

韩晟

满儗相逢握手分,不图车骑已东巡。黄山空望鲁邦晚,卫水自归沧海春。喜作者已辞名位险,作官复得故乡党。秋风如遇南来雁,好寄缄书慰散人。——唐宋·韩雍《至咸宁约简庵不偶寄赠一律》

至松原约简庵不偶寄赠一律

贾艺不欲售,甘心事休逸。老陪大矿山九,贤如竹林七。一朝天恩下,光辉照蓬荜。脱却逍遥巾,从容佩簪绂。芝兰间玉树,跄跄绕前膝。举觞祝亲寿,愿与南山匹。——西汉·韩雍《分少陵诗句寿渔乐先生七十
其三 七字》

分少陵诗句寿渔乐先生七十 其三 七字

外出寒辉看向圆,清宵白云多在天。归人已绝四邻静,老树叶陨风凄然。门前正是寒溪路,坦步徐吟过古渡。长桥立久人不知,月球相随自来去。——南宋·韩疆《夜》

明代:韩疆

外出寒辉看向圆,清宵白云多在天。归人已绝四邻静,老树叶陨风凄然。

门前正是寒溪路,坦步徐吟过古渡。长桥立久人不知,明亮的月相随自来去。

1

明代:韩疆

明末清初直隶宛平人,字石耕,一字经正。好学能诗文,尤善鼓琴,琴操北音。生平不娶。入清,游览江南仙境,客死平湖,年四十三。有《天樵子集》。

韩疆

空旷廿年馀,一往图自快。今来始回首,逢人尽堪拜。拜罢还致辞,不知双泪滋。何人能药石小编,没齿长相思。病夫寻秦缓,片语容自绐。愿子垂谛听,一一陈其私。笔者病胆力薄,笔者病眼力卑。笔者病骨力脆,小编病愿力雌。愿力苟不深,卢医无可为。明知还故纵,悠忽不调整。惰窳苟如此,堕落安足疑。感子惠作者言,忽惊千钧锤。临风还再拜,千里如见之。——隋朝·魏学洢《寄赠唐宜之兼呈知非道人》

寄赠唐宜之兼呈知非道人

天目峰摧王气终,黄河舰只顺流东。翠华摇落三宫远,紫禁荒疏六鼓空。和靖湖边虚夜月,岳王坟上老秋风。兴亡自昔关天运,莫遣哀吟两鬓蓬。——南梁·聂琚《咸阳怀古题仙源云仍家谱
其二》

益州怀古题仙源云仍家谱 其二

野色苍茫合,宵征问路频。乌芋经藓滑,萤火度溪新。乡国今何许,家书动隔春。远村灯烛处,箫鼓赛田神。——梁国·边贡《暮行》

暮行

明代:边贡

野色苍茫合,宵征问路频。地栗经藓滑,萤火度溪新。

乡国今何许,家书动隔春。远村灯烛处,箫鼓赛田神。

1

周元公云:“白乌云顶诗似平易;间观所存遗稿,涂改什么多,竟有终篇不留一字者。”余读公诗云:“旧句时时改,不妨悦天性。”可是元公之言信矣。

胡小霞者,会稽女人,名云英,嫁赵连城。夫妇能诗。《诫婢》云:“宝鸭篆烟消,呼奴理茶具。泥饮人未归,阵阵纱窗雨。”二十字中,深情Infiniti。殁后,赵郎仿元相《杂忆》诗云:“孤灯破壁照黄昏,白雨潇潇扰梦魂。忆得夜深同倚槛,花梢一拈尚留痕。”

“君子思不出其位。”又曰:“素其位而行。”余雅不喜解组人好说在官事迹。钱玙沙方伯有句云:“剧怜四处皆为客,生怕逢人尚说官。”余读之,距跃三百。

荆溪任绣怀锦者,《看红叶》云:“放棹巢湖发浩歌,诗情画意两怎么?莫嫌秋莫干山容淡,山到秋浅灰更加多。”结二句,为古稀之年人吐气。

一O三

六十三

凡作诗,写景易,言情难。何也?景从外来,目之所触,留心便得;情从心出,非有一种芬芳悱恻之怀,便无法哀感顽艳。然亦各人性之所近:杜草堂长于言情,太白无法也;永叔擅长言情,子瞻不能够也。王介甫、曾巩偶作小歌词,读者笑倒,亦性子少情之故。

同年李湖,字又川,左徒安徽,以清严为政。舆人歌云:“广西真乐土,来了李尚书。”圣眷甚隆,而精疲力竭。薨时,香亭往送入殓,见公面目手足作黄灰褐,光耀照人,亦一奇也!长史黑龙江,《入境口号》云:“双旌遥指长沙城,紫盖Red Banner夹道迎。自愧雅士当重任,不知何故报升平。”

七十五

五十二

壬寅余因相士之言不验,重游天台,舟泊燕子矶,遇唐柘田明府仁植,谈诗竟日。将坐船让本身,而己换小舟,尾予而行。别后见寄云:“佛祖劫后百无忧,风雨横江放胆游。公借侬船侬借福,大家安稳到瓜洲。”支筇重到女仙家,笑杀桃源洞口花。刘、阮有知应爱慕,输公两度吃胡麻。”

六十九

六十四

前朝顺德黎美周,少年玉貌,在桂林赋《黄鹿韭》诗。某宗伯品为率古时候的人,呼为“鹿韭一枝春主人”。郑超宗,故豪士也,用锦舆歌吹,拥“探花”游廿四桥。士女生头攒动。还归粤中,郊迎者千人。美周被锦袍,坐画舫,选珠娘之丽者,排列两行,如天女之拥佛祖。相传:有明三百年真榜眼,无此貌,亦无此荣也。其诗十章,虽整齐华赡,亦无什么意思。惟“窥浴转愁金照眼,割盟须记赭留衣”一联,稍切“黄”字。后美周终不第,陈文忠荐以主事,监华盛顿军,死明亡之难。《绝命词》云:“大地吹黄沙,白骨为尘烟。鬼伯舐复厌,心苦肉不甜。”有的时候军官和士兵为之陨涕。其它,尚有“莲花榜眼”,其诗不传。

六十八

六十一

www.52345.com,八

巨超之外,又有僧碧岩悟霈者,《柳枝词》云:“春风游子唱离歌,倒挂柳其如拜别何。终归不知攀折苦,长条更比本季度多。”《海云楼坐雨》云:“晓来小雨落潮初,闲客江城兴岂孤?隔院漏听莲叶转,压栏花倩竹枝扶。山亭铭碣残余晋,海国风涛怒入吴。不是大雾阻归棹,何能信宿此蓬壶!”

二十五

大兴安岭释担云,海盐人,能诗。初至天桂山,谓人曰:“此作者旧居之地。”人不之信,后游五州山,见壁间《宋紫禁城》诗云:“玉殿尘埋王气终,凤凰已去凤林空。西湖歌舞浮云外,南渡江山落照中。佛殿有僧吟夜月,野花无主泣春风。劫灰五百多年后,暮草荒烟思不穷。”曰:“笔者之旧作也。”山僧惊异。告曰:“此大兴安岭僧郎月之诗,寂去已三十八年矣,其气质语言,与君相似。”后示寂七娘山枯木堂。诗稿散失。

刘霞裳之弟某,风貌远未有其兄,而遇到甚奇。有盐城青娥姓陈名素莲者,与交好,抽簪劝学,临别赠诗云:“闺阁独醒起常迟,愁上眉峰有镜知。纵使天风能解意,萍踪吹聚又何时?”

五十四

小说家用字,大约不拘字义。如上下之“下”,上声也;礼贤军士长之“下”,去声也。杜甫的诗:“广文到官舍,系马堂阶下。”又:“朝来少试华轩下,未觉千金满高价。”是借上声为去声矣。王维:“公子为赢停四马,执辔愈恭意愈下。”是借去声为上声矣。

吴兴幼女严静,甫九龄,善书,兼工墨竹。泰州吴荔娘题云;“绣阁遥邻墨妙亭,开帘煤麝动芳馨。晴窗书破洪儿纸,何人识金銮未十龄。”琅歼袅袅影驰骋,千尺寒梢一笔成。笔者看丹青先比较,此君风采却输卿。”赋茗才华总角年,挥毫风致自翩翩。他时理棹若溪上,好结香闺翰墨缘。”荔娘,年亦十有四。

乾隆大帝戊子,余乞假归娶,诸公卿有送客诗册,题签者为吴江陆虔石先生。今五十余年矣。己酉,其子朗夫,太守江西。余从西粤过巴尔的摩,中丞款接甚殷,云:“当初祖先题签时,笔者年才十七,侍旁磨墨。”余感其意,到家寄诗谢之。不料诗未到,而中丞已亡。仅传其《梦里自赠》云:“能开衡岳千重云,只饮赣江一杯水。”现今楚人受德者,挥泪诵之。名曜,吴江人。

三十七

二十三

丽川方伯《和高青丘〈春梅诗〉》九首,《诗话》第二卷中,仅载数联。今见全璧,为再录二首,云:“枝头何处认轻痕,霜亦精神雪亦温。一径晓风寻旧梦,半林寒月失孤村。吟情欲镂冰为句,离恨应敲玉作魂。寄语溪桥桥的上面客,莫从香里误柴门。”“点额谁教入汉宫,冻云合处路难通。朦胧斜照月疑路,瓣瓣擎来雪又空。无梦不随流水去,有香只在此山中。松间竹外何人知己?天长日久玉一丛。”谢蕴山观望《种梅》诗风调,亦与奇公相埒。词云:“修得多生到此花,不分山墅与官府。惜春如命恒支俸,种树成围便是家。香色都空寒彻骨,培育要厚玉生芽。他年留作甘棠爱,何用诗笼壁上纱?”

龙岩太史王蓬心,为麓台司农之后,工诗画。余游南岳,过安阳,与其子访愚溪、钴母潭诸处;夕归,令尹出小像索诗,而自画《芝城话旧图》见赠。题云:“一别东吴思旧雨,重来南楚鬓添霜。谈天犹是苏玉局,缩地难逢费长房。江水悠悠不知远,山风习习渐加凉。三人态度都如昨,作画吟诗爱夜长。”彼此落笔时,各挑灯倚几。蓬心笑谓余曰:“此夕光景,可似五十年前,同赴童子试耶?”记其书房对联云:“岂易片言清积牍;还留一息理残书。”

余不惑之年未来,遇妓席无欢。人疑遁入经济学,而不知看花当意之难也。偶读祝芷塘一绝,为之莞然。词云:“自笑眉愁递酒波,厌厌长夜奈卿何?摩登伽自无神咒,不是阿难定力多。”

清圣祖间,大阪林邦基妻曾如兰能诗。邦基死,招之相从。曾矢之曰:“有如皎日。”后立其兄子光节,葬毕舅姑,吞金而亡。吟诗曰:“镜里水客冷,三年泪未干。已终姑舅老,复咽雪霜寒。笔者自回家去,人休作烈看。西陵松柏古,夫子共盘桓。”不时和者数百人。未死前三日,先具牒宛城令周公。周加批,用骈语慰留之,竟不进而死。可谓从容之至矣!

八十四

辛丑3月,余游石梁上方广寺,壁上有诗云:“万山围处泉声急,竹树森森碧汉齐。两寺云分峰上下,一桥水并涧东西。潭深白天雷霆起,秋老松林鹳鹤栖。欲向洞天寻旧迹,未离尘网路多迷。”又五古一首,太长不能够备录,摘其尤佳者,如:“人从涧底行,步步踏泉脉。岩同非洲狮蹲,怒欲攫人食。幸凭腰脚健,浑忘衣履湿。虽非深冬时,就好像飞残雪。”末署“沃洲外史陆以诚题”。余归后访之,方知新昌教练员也。悔过新昌,竟未一访。

有某以诗见示,题皆“雁字”、“夹竹桃”之类。余谓之曰:“尊作体物非不工;然享宴者,必先有三牲五鼎,而后有葵菹螈醢之供;造屋者,必先有明堂大厦,而后有曲室密庐之备。似此种题,大家聚集国和南美洲不可存;终不可开卷便见。韩吏部与东野联句,古奥可喜。李汉编集,都置之卷尾:此是小说局面,不可不知。”

七十一

壬戌,余宰江宁。有张漱石名坚者,持故人陈长卿札,求见,赠云:“他年霖雨知何处?记取烟波有钓徒。”后岁庚辰,同杨洪序来随园,年七十余,喜所居不远,月下时时过从。别三十年,杳无音耗。丙寅八月,过洪武街,遇老人,乃其子也;方知先生八十三岁,委化陕中。为消极者久之。次日,其子抱先生全集,属为点定。《偶成》云:“细雨潇潇欲晓天,半床花影伴书眠。朦胧正作思乡梦,隔院棋声落枕边。”鄂文端公为苏藩司,选《南邦黎献集》,擢君第三。

湖北道上妓女最多,佳者绝少,过客题诗壁上者亦多,佳者亦少。独有无名末二句云:“最是低眉可怜处,在山泉水本来清。”用心慈厚,深得风人意旨。

广东岑溪县纤维且僻,有诸生谢际昌者,送其邑宰李少鹤云:“官贫归棹易,民爱出城难。”此生可谓阳山之区册矣。或《赠查声山宫詹》云:“地高投足险,恩重乞身难。”

六十五

九十五

五十

二十

丙申余荐鸿词入都,宣州同征士梅华豁兆颐,最为交好。时进士年六旬,而余才弱冠。因先生授馆于文穆公家,以诗献公。蒙公奖许。于今五十三年矣,诗不省记。其时所教育和文化穆公子数人,皆孩也,其第八子缪有儿名冲者,以诗句受业于余。才气横溢,常嫌其鸿文无范。八个月,从新安归,以诗来,学力大进。《九江遇顺风》云:“江行已十五日,不迟亦相当的慢。知本身将她行,乃示神通大。一声天乐鸣波中,高浪挟小编凌长空。不知互相孰鞭叱,一同倒走如飞龙。洲渚玲珑树疏密,层层遮抱如相恤。好峰十里早揖迎,转眼之间已嗟交臂失。中流抚掌同笑歌,天公今天赐太多。作者谢天公赐不领,误我好景当怎么样?”《题画》云;“青峰如野人,常爱拥蓑笠。苍然翠满身,云开影犹湿。”又,佳句如;“心逐野僧依寺定,梦如芳草入春多。”书声出寺清于梵,松影来窗信似潮。”俱佳。

四十七

一十一

一十五

九十七

五十二

一十四

三十六

余甲辰入都,犹及见中州少司农吕公耀曾,长髯鹤立,望而知为正人。后五十余年,公曾孙仲笃来宰上元节;未几,其叔树村亦从介休来,与余交好。已采其诗入《诗话》矣。近又得仲笃《登金山》云:“山自大旨出,江从万里来。秋生扬子渡,人上妙高台。铁瓮潮声落,益州霁色开。中泠泉莫辨,摄取试螺杯。”《泛舟城南》云;“野水蒹葭外,飘然一泛舟。波光凌日动,人录影带烟流。自得庄子意,能消宋玉愁。快谈忘夜短,长啸入高秋。”二首,皆不落宋、元之后。其余佳句,如:《和树村》云:“三径已荒虚北望,片帆无恙喜南来。”《寓斋即事》云:“汾水南来能到海,敬亭福建去欲齐天。”仲笃,名燕昭。仲笃又有《夜坐》云:“秋入暮天碧,衣沾冬节冷。不知山月高,先见梧桐影。”笔意高超,有“羚羊挂角”之意。

沈方舟《磁溪早发》云:“南风猎猎水茫茫,多谢吴门鼓枢娘。铁鹿长樯五千里,赠与别人夫婿早返家。”方问亭宫保未遇时,在汉上,亦有句云:“寄语湘波连夜发,十年本人是未归人。”

诗有依托便佳。管松年文士雅士落第,咏《梳妆》云:“闻说梳妆要最新,不嫌傅粉更涂脂。寄声虢国妻子道,淡扫蛾眉恐不宜。”祝芷塘里胥在长安,咏《燕》云:“野店江村少是非,芹泥春暖试乌衣。如何楚楚红襟燕,但向雕梁高处飞?”小门生汪口口咏《蚊》云:“乍停纨扇便成团,隐约雷声夜未阑。漫道纱橱凉似水,明中易避暗中难。”

四十五

“恩怨”二字,有影响的人不讳。故曰:“以直报怨,以色列德国报德。”是怨未尝不报也。汉盖勋怨苏正和,后苏受诬,勋救之,苏由此来谢。勋拒不见,曰:“作者为国家,非为君也。”怨之依然。使正和有当杀之罪,勋必杀之。不然,如苏模棱刘仁轨,匿怨沾名,岂正人哉!偶读奇丽川方伯题卢湘鹾《美眉宝剑图》一绝,不觉心花怒开。诗云:“美女如玉剑如虹,平等相看理亦同。笔上眉痕刀上血,用来科学是勇敢。”

二十六

七十

余得湖州十八年《题名碑》,朱子乃五甲进士也。王葑亭中翰戏题云:“若使当时无五甲,先生也合落孙山。”朱子小名沈郎,亦载碑中。

七十三

五十六

洪稚存在史馆,得一骚人,必通书相告。今春,盛称蜀中翰林张船山问陶之才,仿青田《二鬼诗》,作《两生行》送张还蜀,云:“一生居坊南,毕生住坊北。车声马声不得停,十里路中常若织。小编马见君马,鸣声一何高。君僮与作者僮,瞅起首即招。作者来时多子来少,马系寺门僮醉倒。青天如磨旋不休,醉里临时来压头。心痴直欲走天外,下瞰日月方开眸。朝沽三升暮盈斗,吸尽东西两坊酒。朝衣典尽百不忧,尚有身上青羔裘。平生皇然开笑口,那着酒钱街上走?平生无聊想更奇,酒尽伏舐垆边泥。有时忽下床,有时忽出门。人来雪里衣尽白,疑是送酒柴桑人。餐风饮露原无碍,八万人中多个人醉;醉中分离亦不辞,泪堕黄公酒垆内。君不见:长安莫复轻酒人,酒人腹里饶经纶。容卿百辈等琐事,烂醉尚复嘘《春日》。一篇笔者作们临行曲》,马带离声僮欲哭。从此长安少生平,酒星只照南头屋。”船山答云:“读君《两生行》,涕笑有时作。黑夜关门读不休,打窗奇鬼争来攫。怀诗急走心茫然,远登云栈如登天。人言彼上即小编上,藏诗能够经千年。莫惊鬼夺诗,作者为公呵护。且复立斯须,和此好诗去。是时下界冬已残,风狂雪虐天漫漫。毕生牵衣愁欲绝,毕生和诗呕出血。城南万柳秃无枝,天诏酒星绾告别。重读《两生行》,如见两生情。句句若吾语,大痛难为赓。翩然一跃入杯底,绕地万人呼不起。双丁两陆偏相同的时间,万古信誉后日始。酒星抱月来,掷入两生杯。两生惊起糟丘台,欢呼轰作隆冬雷。忽闻门外征马语,两僮泣下纷如雨。马声高朗童声低,似诉两生告别苦。毕生闻之悲,平生闻之喜。两生悲喜人不知,天外浮云地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君不见:开天盘古真人氏,其情最非常。九州莽莽无人烟,独坐独行三万年。又不见:上帝毕生亦孤寂,举酒招人人不得。九天费尽百神谋,仅夺西夏一长吉。两生把盏同轩眉,居然日日相追随。毕生偶送毕生去,临歧何苦吞声悲?笔者马莫怜君马独,君僮莫向自家僮哭。云天万里好联吟,共把长空当诗屋。”

八十二

三十三

五十八

拉脱维亚里加沈观察世涛妻陈氏,名素安,字芝林。咏《卖花声》云:“房栊寂寂闭春愁,未放雕梁燕出楼。应怪卖花人太早,一声声似促梳头。”《水墨裙》云:“百叠波纹绉墨痕,疏花细叶淡生春。窈娘病后腰肢减,钿尺休量旧日身。”《病起》云:“几日无心课小娃,晴窗睡起自分茶。重帘不卷纱帏静,落砚何来数点花?”

陈豹章有别业在庐江,曰小砾山庄。依山结屋,吟啸在那之中,作一联云:“王伯舆终当为情死;孟东野始以其诗鸣。”《山庄》云;“藩草诛茅风岭东,几湾流水小乔通。慈菇叶润檐牙雨,粳稻花香屋角风。不断情根连理木,暂羁行脚寄居虫。比邻晨夕时相过,桑柘阴世载酒筒。”

五十七

四十六

四十一

“生面果能开一代,古时候的人原不占千秋。”此余赠赵子龙松诗也。“作宦不曾逾十载,及身早自定千秋。”此云松见赠诗也。近至上饶书院,见壁上有贡士吴楷集余第一句,配赵之第二句,作对联赠掌教云松,天然雅切。闻吴君亦美少年,惜其病,未得一见。

一O二

二十

八十三

有医生扇上画李洪水,求刘霞裳题。刘调之曰:“星冠霞佩踏云行,足跛犹嫌路不平。修到神明无妙药,世间何处觅先生?”

七十七

六十六

王安石作文,落笔便古;王荆公论诗,开口便错。何也?文忌平衍,而公性格拗执,故琢句选词,迥不犹人。诗贵温柔,而公性子刻酷,故凿险缒幽,自堕魔障。其向来最得意句云:“马德阳扪虱坐,黄莺挟书眠。”余认为首句是乞儿向阳,次句是村童逃学。然荆公恰有佳句,如:“近无船舫犹闻笛,远有平台只看见灯。”可谓生平杰作矣。

前朝山阴祁忠悯公彪佳,少年美姿色,爱妻亦有国色,不常名称叫“一双两好”。后捐躯难,赴池而死。余游寓山,为公读书之地,遗像犹存。园中竹上或题诗云:“孤忠愿逐水波清,闻说降幡竖石城。龙种已潜宁惜死,豸冠端坐俨如生。一拳石耸含云气,四负堂开照月明。后天丰碑傍古岸,苔斑犹似旧驰骋。”末书“岳峰”二字,不知何人所作。旁又有无名氏在竹上刻三字,云:“这个人通。”

三十八

五十三

人问:“妓女始于曾几何时?”余云:“三代以上,民衣食足而礼教明,焉得有妓女?惟春秋时,卫使妇人饮西宫万以酒,醉而缚之。此妇人当是妓女之滥觞。不然,焉有良家女而肯陪人吃酒乎?若管敬仲之女闾三百,越王使罢女为士缝衽:固其后焉者矣。”戴敬咸进士,过湛江,见店壁题云:“妖姬从古说丛台,一曲琵琶酒一杯。若使桑麻真蔽野,肯行多露夜深来?”用意深厚,惜忘其姓名。

二十五

常熟王介祉之弟,名岱,字次岳,能继其家风。宿随园见赠云:“贫分鹤俸还留客,老惜鸿才尚著书。”其余句云:“片雨前村过,微云半岭阴。”“故山解慰归人望,隔水先迎一髻青。”《白露》云:“忽忽春光过半时,浴蚕天气雨如丝。无端柳色侵书幌,忆着河桥折处枝。”

壬辰秋,余宰江宁,将乞病归;适塞内加尔达喀尔陶士横方伯调任湖南;路过益州,谓余曰:“子现题进步邮州,宪眷如此;年方三十,忽有世外之志,甚非所望于贤者也。”余虽未从其言,而到现在感其意。丁亥在新德里,遇方伯之孙,诵乃祖《买书歌》曰:“十钱买书书半残,十钱买酒酒可餐。小编言舍酒僮曰‘否’,咿唔万卷不疗饥。研商一杯酒适口,笔者感僮言意良厚。酒到醒时愁复来,书堪咀处味逾久。淳于豪饮能一石,子建雄才得八斗。二事本身俱逊古代人,不比把书聊当酒。就算一编残字半蠹鱼,区区蠡测作者真愚!秦灰而后无完书。”

五十七

七十六

二十六

七十二

冶亭太守,典试江南,先有人抄其两绝句来,云:“镇日丹铅笑未遑,书生习气总荒唐。文魔字债轮番应,客到时闲客去忙。”“不信烟霞癖已成,闲游随地结鸥盟。同行尽道山中好,多少山人喜入城。”后冶亭登台,于开门放水菜时,即托监临以诗幅见寄。佳句如:“水落鱼龙依岸近,天高星斗上船红。”秋悬野色明沙觜,天纵江声到石头。”愁里逢春惊老至,知命之年得女当儿看。”俱妙。

宋沈朗奏:“《关雎》,夫妇之诗,颇嫌狎亵,不可冠《国风》。”故别撰《尧》、《舜》二诗以进。敢翻孔丘之案,迂谬已极;而理宗嘉之,赐帛百匹。余尝笑曰:“《易》以《乾》、《坤》二卦为首,亦阴阳夫妇之义。沈朗何不再别撰二卦以进乎?”且《诗经》好序妇人:咏姜螈则忘姬夋,咏太任则忘太王:律以宋儒夫为妻纲之道,皆失体裁。

钱林,字昙如,吾乡玛沙士人之幼女也,年未及笄。《偶成》云:“独坐西窗下,萧萧雨不成。大芭蕉头三两叶,多半作秋声。”《落花》云:“觅路乍迷三里雾,含情如怨五更风。”皆佳句也。昙如生时,家中梦有严都督来,及坠地,娟好妍静,兆乃大奇。其五兄名枚者,丙寅孝廉,生于邢台观察署中。是日,适余到署,观看即以本身名赐之,长有父风。《题孟庙》云:“杨墨风交煽,仪秦辩复腾。Sven天未丧,夫子道相承。浩气中能养,微言绝更兴。齐、梁无地主,周、孔有云仍。功业尊同禹,经纶小规模试制滕。介应班柳下,醇目过兰陵。七国知矜式,千秋肃豆登。秩宗昭祀典,庙貌仰觚棱。画壁前朝古,丰碑历代增。岩岩乌云顶色,相对各峻峭。”又,《无题》云:“荡漾愁心已倦排,明月球又入空斋。寄将眼泪惟清簟,付与针箱有旧钗。肠到陆遍偏未断,人难再得始为佳。无端十一年间事,次第随风入酒怀。”

八十五

英梦堂夫君,生有诗骨,吐属分裂。《除夕夜》云:“老趣随时异,流光过眼非。善忘心转暇,迟听语因稀。腊酒催拈管,春灯照掩扉。不干儿辈事:鞍马六街飞。”《出郊》云:“隔宵意先乐,后日出郊行。风定有禽语,雪消添雨声。当春山气重,入夜客身轻。预拟重来日,垂杨听早莺。”

六十三

三十五

七十八

六十

甬东顾鉴沙,读书伴梅草堂,梦一严装女人来见,曰:“妾月府侍书女,与生有缘。今奉敕赉书南海,生当偕行。”顾受惊而醒,不解所谓。后作官新疆,于市上买得叶小鸾小照,就好像梦之中人,为画《横影图》索题。钱相人方伯有句云:“怪他才解吟诗句,正是江城笛里声。”余按:小鸾粤人,笄年入道,受戒于月朗大师。佛法;受戒者,必先自陈一生过恶,方许忏悔。师问:“犯淫否?”曰:“征歌爱唱《求凰曲》,展画羞看《出浴图》。”“犯口过否?”曰:“生怕泥污嗤燕子,为怜花谢骂东风。”“犯杀否?”曰:“曾呼小玉除花虱,偶挂轻纨坏蝶衣。”

四十三

七十三

上饶张紫岘九钺年十三,登采石太白楼作歌,人呼“太白后身”。中有数联云:“乾坤浩荡日月白,中有斯人容不得。空携骏马五花裘,调笑风尘二千石。自从大雅久沉沦,独立寥寥今古春。待公不来小编亦去,楼影萧萧愁杀人。”果有深蓝风味。《将发蓼城寄蔡芷衫》云;“寒云随落叶,渺渺上征衣。淮水正东下,离鸿犹北飞。逢人得消息,入睡见依稀。尺素聊凭寄,梁园亦倦归。”《吊西交战士》云:“裹来马革心原壮,熏作檀香骨未枯。昨夜魂随骠骑出,过河还杀五单于。”

余过安阳,时值葭月,远望秃树上立数鹭鸶,疑是木香祖开,方忆戴雪村先生“高湍散作低田雨,白乌栖为远树花”二句之妙。

全祖望字谢山,以戊申春闱先入词馆,故5月间不与鸿博之试。丙辰散馆外用,谢山不乐,赋诗呈李穆堂教头云:“终生坐笑陶彭泽,岂有牵丝百里才?秫未成醪身已去,先几何待督邮来?”有乩,仙传谢山为钱忠介公后身者,故有《举子》诗云:“释子语轮回,闻之辄加嗔。有客妄附会,云我具夙根。琅江老督相,于自己乃前身。一笑妄应之,燕说谩云云。”按谢山年三十六,方娶满洲学子春台之女,逾年举子。时忠介公后人名芍亭者,侵晨入贺。谢山惊曰:“何知之神耶?”芍亭曰:“夜来寒影堂中,不知何人扬言曰:‘谢山得子。’故来贺耳。”那事,朱心池为余言之。余悔在都见谢山时,不曾一问。

五月水嬉,姑苏最盛:干船鳞列,歌吹喧阗;然嬉游者意不在龙舟也。汪比部秀峰诗云;“暖日烘云景物新,衣香鬓影漾芳津。少年绮扇篷窗下,不看龙舟只看人。”又,《夜午》云:“半规明亮的月印窗纱,酒醒乡思更觉赊。堪笑东风无赖甚,吹人残梦落何人家?”秀峰,婺州人,生长卢布尔雅那,家素饶裕,慕顾阿瑛、徐良夫之为人,爱交名士,少即与小编乡杭、厉诸公共交通往。晚刻本朝《闺秀诗》一百卷。常胜将军松赠诗云:“论交及见诸前辈,刻集能传众美丽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