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香花覆玉幢,瑶坛夜醮礼虚皇。可怜今夕罗兹殿,坐听经声月转廊。——南齐·严嵩《遣祭皇子于西苑长春宫寓宿苑中纪述
其三》

遣祭皇子于西苑储秀宫寓宿苑中纪述 其二

明代:严嵩

策马双江拥客旌,草青沙白不胜情。为怜南北行踪异,谩说阴晴世事更。幕府须筹征梦远,花封多爱去身轻。月明铃阁如平视,乘兴还酬首石觥。——隋唐·罗兆鹏《别陈鹔林》

别陈鹔林

东风原自妒妖娇,醉压琼枝漫寂寥。乍暖乍寒魂漠漠,疑狂疑怯影摇摇。情高已逐游人去,梦短那堪过客招。回首江城欲暝色,夕阳何处听吹箫。——西楚·罗万杰《江上落花五首
其二》

江上落花五首 其二

夹竹桃隐松关,翛然一室间。无弦琴独操,太古味常餐。永日云连榻,清宵月满坛。会看骑白鹤,直上碧云端。——古代·罗亨信《淡然卷》

淡然卷

明代:罗亨信

金凤花隐松关,翛然一室间。无弦琴独操,太古味常餐。

永日云连榻,清宵月满坛。会看骑白鹤,直上碧云端。

1

望见飞虹白玉桥,水边台殿青白霄。那知苑内来止宿,月白霜清共此宵。——隋代·严嵩《遣祭皇子于西苑永和宫寓宿苑中纪述
其一》

昔曹丕以金币购孔北海小说,韩文公以光芒夸李、杜:皆追慕古时候的人,非生相同的时候者也。广东李左徒雨村先生,名调元,与余路隔八千里,素无一面,而蒙其抄得随园诗,爱入骨髓。时方督学广西,遂代刻五卷,以教多士。生前临近,古未有也。二十年来,余虽风闻其说,终不敢信。今秋,先生寄信来,与所刻《随园诗》、《童山集》。其最擅场者,以七古为第一。噬观寿春潮》云:“7月十五大梁潮,吴侬拍掌相呼招。士女杂坐列城下,人声反比潮声高。江头日上潮未起,渔子孥舟泊沙觜。笳鼓乍鸣人竞看,一同东向沧溟指。忽闻江上声如雷,迢迢一线海门开。万马奔腾自举世,群龙踣跳随波来。潮头十丈飞霜霰,水气横空扑人面。天为破碎城为摇,百万貔貅初罢战。迨遇不闻市声死,群儿夸强弄潮水。小舸颠簸似青萍,临时出没烟波里。作者是人群中一粟,睹此目眩身局促。东汉风止渡郑城,犹恐再遇灵胥纛。”即此一首,可想见先生之才豪力猛矣。又《登峨嵋》有句云:“但见云堆平地上,始知身在半二月。”方知非有才者不能怜才。

遣祭皇子于西苑永寿宫寓宿苑中纪述 其三

明代:严嵩

悠悠佛境清,扰扰众喧歇。閒持一卷经,坐对千峰日。——北齐·怀让《独坐》

独坐

陌上游冶郎,掀帘瞥一见。情知不是欢,爱他似欢面。——明朝·罗万杰《拟读曲歌七首
其二》

拟读曲歌七首 其二

千珠不省下方有,移向锦州种最珍。柯并古松迷晓日,影随流水乱寒蘋。菁葱乍觉炊烟绕,披拂时经细雨匀。海国蟠根多时光,天阴潮落见龙鳞。——晋朝·罗万杰《玉窖棉阴用邑乘题》

玉窖棉阴用邑乘题

明代:罗万杰

千珠不省下方有,移向黄石种最珍。柯并古松迷晓日,影随流水乱寒蘋。

菁葱乍觉炊烟绕,披拂时经细雨匀。海国蟠根多时光,天阴潮落见龙鳞。

1

西内新移皇子丧,礼卿临奠捧宸章。蕙肴兰醑曾来享,转益皇情一倍伤。——西魏·严嵩《遣祭皇子于西苑未央宫寓宿苑中纪述
其二》

遣祭皇子于西苑长乐宫寓宿苑中纪述 其一

明代:严嵩

纳言嘉绩著银台,褒锡荣看制诰裁。锦轴联翩颁殿陛,天章焕烂出蓬莱。追封祖祢推恩典,旌异忠良表俊才。冢嗣捧持归故里,寿亲满进紫霞杯。——南宋·罗亨信《送陈舍鼎捧诰南归》

送陈舍鼎捧诰南归

南郊册礼是新仪,圣主从容得面咨。一一榻前亲指授,却教传与太常知。——西楚·严嵩《书事十三绝
其二》

书事十三绝 其二

虎溪三笑羡同有的时候间,把臂深林辛亏兹。拟续宗雷高士步,肯违嵇阮素交期。天寒鹤怨桥边语,夜静猿呼泽畔词。一卧峰头惊景换,青袍白马不胜悲。——明朝·罗万杰《次韵答郭正夫招同诸公入陶社之作二首
其二》

次韵答郭正夫招同诸公入陶社之作二首 其二

明代:罗万杰

虎溪三笑羡同一时间,把臂深林幸亏兹。拟续宗雷高士步,肯违嵇阮素交期。

天寒鹤怨桥边语,夜静猿呼泽畔词。一卧峰头惊景换,青袍白马不胜悲。

1

一十七

香亭弟家居八年,有终老林泉之意。今岁因行当浩繁,治生无策,复作出山之云。恐余尼其行也,不以相告,引见后,方知之。送别之际,黯然泪下:盖余年八十,弟亦六十有六矣。别后,寄诗{留别》云:“不忍留行不送行,去留无计共伤情。明知衰朽深怜弟,怕以穷愁更累兄。未历风浪先破胆,欲言告别强吞声。痴心五载乃寻约,还想重来事耦耕。”岭峤分襟昔已伤,此行双鬓更凄凉。人当垂老何堪别?花到残枝那得香。誓及来生情可想,会期他日梦偏长。殷勤苦嘱双眶泪,不许临歧洒一行。”

又记瑶华主人《赋得“寒梅着花未”》一律云:“把手问乡关,来时腊雪间。冻枝犹倔强,老铁可弯环。数点先胎玉,千重对面山。只应颜色好,无那鬓毛斑。此兴哪个人堪寄,哪天梦得闲?南楼月亮共,东阁绮筵攀。霜菊根难萎,烟蒲绿早删。凭君勤恳意,音信慰孤鹇。”末自跋云:“此那东甫祭酒课士题也。伙伴卢药林请赋之,因见诸人赋此题者,可是一首红绿梅诗而已。如{随园诗话》中所谓‘相题行事’者,竟无一个人。因书此以质之仓山居士。”大道无形,惟在心领神悟耳,诗岂易言哉?

己巳座主留松裔讳保先生,于诸门生中待余最厚。清高宗四年,今上有保荐阳城马周之旨,公欲荐余,疏已定矣。余以亲老家贫,苦辞而出。今公病逝已久,幸从赵碌亭先生处得公事略,为之立传。又访问其{游天台国清寺》云:“风定幡空月满廊,悄然铃铎梵音长。依依归鸟寻巢语,淡淡闲花带露香。籁静境随云共化,心空声与色俱忘。周边缓步饶幽趣,微妙还须叩法王。”《千岛湖断桥残雪》云:“湖旁中雪景堪描,点缀春寒属断桥。绝似广陵苏小小,残妆剩粉不曾消。”

香亭在南安舟中书《所见》云:“沿滩鱼网列西东,十网扳来九网空,能狎风浪无耐性,也难江上作渔翁。”又:“每到急流争捷处,大船让与小船先。”俱诗外有诗。

古典军事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表明出处

雅三父名谋文,字达溪,为交河令,《狱中寄女》诗云:“日常小别已牵愁,况笔者年衰作楚囚。劝饮花前何日再?课诗灯下此生休。舟倾宦海真如梦,柝搅离魂又到秋。料得闺中垂发女,也应北望泪双流。”此诗梅卿记之,而诵与余听者也。

六十四

梅卿与竹士别后寄余诗云:“一春邗上侍清游,赏尽名花扫尽愁。月亮招人骑白鹤,和风先本身别红楼梦。”无端小病孤清兴,寄父原约送至巴尔的摩,以病不果。独唱骊歌上钓舟。拟遣梦魂随膝下,奈他潮水不西流。交州在江之东。”

四十三

四十二

如今大梁不怎么年秀气之士,年逾弱冠,而落笔清妙者,有三人焉:一严小秋文俊,《偶成》云:“无缘飘泊少人知,观察园林任所之。有节竹能经雪压,无根萍总受风欺。好花易惹游人梦,衰柳难留宿鸟枝。独步苍苔添逸兴,月明楼上听吟诗。”又;“好山当户青于画,修竹盈窗绿上书。”飞鹅山含月隐深树,红叶随风飞半天。”一金桐轩德荣,《春烟》云:“细草如茵卷翠帘,林阴深处袅轻烟。远山一角人难画,新柳千行昼欲眠。花气小窗风定后,莺声两岸雨余天。剧怜薄暮莱茵河外,罨霭全迷渡口船。”寺庙迷离望不真,晴烟漠漠罩江村。漫山树色浓无影,隔浦岚光淡有痕。紫藤色池塘风荡漾,晚花庭院月黄昏。碧纱剩有熏炉伴,缭绕余香尚满轩。”又;“秋生桐叶怯,凉到葛衣知。”一庄穆堂元燮,《闺情》云;“锦幕低随小院门,阑干深处月黄昏。醉褰翠袖拈花影,笑把银灯照酒痕。美梦醒时云鬓乱,浓香熏罢绣衾温。更阑玉臂还同看,可有蛇医旧印存?”又:“月阶坐久惊花梦,病颊秋深褪粉光。”裹山云似絮,远牧马如羊。”一司马颐菁高,《闺情》云:“云情瑷谴画楼西,呼婢熏香翠袖低。不识潘安仁千里外,可曾听见子规啼?”《访白秋水不足》云:“秋风吹我到君家,秋色犹存野秋菊。料得高中国人民银行未远,案头杯有带烟茶。”又:“酒醉一枕上,船过几渡口。”一王西林汝翰,《再宿随园》云:“昔年身宿蕊珠宫,此日重披立雪风。山鸟多情如识小编,骚坛有主合依公。花栽潘令开应早,琴对师文鼓易工。一几乌皮书万卷,显明此景旧时同。”《舟行有见》云:“雾鬓烟鬟水上头,兰桡斜倚蓼花洲。眼波欲逐川流去,眉翠如含风色愁。细雨拟教樯燕寄,闲情敢望珉珠投?分飞八字帆何驶,还想前途一并舟。”又,《春寒》云:“凡间富贵来多晚,天上阳和转亦难。”山翠湿沾帽,水风凉上衣。”独笑对花语,卷帘迎月球。”此多少人者,离随园不过二三里。老人不辜负住进士村,故录之,亦以勖其再进也。

石门孝女闻璞以无兄弟,故不嫁,训蒙养母,有齐婴孩之风。《春暮》云:“桃花落尽柳花飞,啼鸩声铁锈红又肥。愁绝新来双燕子,帘前相对说春归。”郑城徐紫珊诗未刻而人死矣。有人记其{过亡姬墓》诗云:“忧伤人出武林城,陇上松间鸟雀声。地下想来无日月,红尘愁杀是大寒。一杯冷酒梨花谢,3月非常的冷细草生(按:原来的文章“共”,据民国时代本改。)。老泪无多收拾起,赤山桥畔听弹筝。”《赠谋吉地卜葬者》云:“踏遍鸡足山与万山,寻龙不见又空还。算来此去无多路,只在灵台方寸间。”

一十二

二十一

余曾咏《夏姬》云:“国色当年出楚宫,自餐苟草泣东风。什么人知杀过三夫后,竟与巫臣共始终。”后见宋孙爽《亚圣》“伯夷目不视恶色”《疏》引“史记》云:“晋杀巫臣而娶夏姬。”遂删此诗。后考{史记》,并无此语。再按晁公武《读书志》言:孙爽《疏》兼取陆善经之说,如云:“于莫执中,教人不可执中也。”此解尤奇,最近本无之。盖此《疏》乃邵武士人伪作,见《朱子语录》。

《潇湘录》:“高宗患头风,宫人穿地置药炉,有巴黎绿虾蟆跳出,
头戴‘武’字。”此杜甫的诗所云“金母顾之笑”是也,感觉刺杨妃者,误。

余憎人自称别号,前已论之详矣。偶翻《杨升庵集》,有《讥别号》诗,云:“曾参名参字未传,近些日子别号转纷然。子规本是能言鸟,恰又教人唤杜鹃。”

溧阳王云谷,与余同寓西安铜局,代主人杨仁山迎接甚殷,诵其《咏秋月》云:“7月东风夜气寒,木樨香冷露初湾。中庭地白三更后,独鹤与人绝对看。”可谓清绝,不食世间烟火。

乙巳11月,在江门见巡漕谢香泉先生,乃程鱼门所拔士也,倜傥不凡。《游敬亭山》五古数章,直追韩、杜,以篇长不可能备载,仅录其《飞瀑崖》云;“石罅中峰劈,飞濠曳练来。自天张水乐,平地起风雷。题咏此间遍,幽复众妙该。封峦经七二,御帐望中开。”又,{跨虹桥南,见唐陶山勒石绝句,欣然如见故人,时唐宰荆溪诗以寄之》云:
“失喜陶山入望来,丹崖赤字独徘徊。吟情正忆鸣琴暇,罨画溪头日四次。”陶山名仲冕。余读之,方知楚南有此作家,方以不得一见为恨。不料3月间,陶山宰吴江,忽以书至,云爱而不见,今秋以重价购余《全集》。方知天涯又得此知己也。以诗赐观。《扫墓》云:“梦中瞢腾色笑微,九原长恨隔春晖。羊肠细路通樵径,马鬣新阡隐石围。雾满藤蔓侵屐湿,草枯蚱蜢傍衣飞。可怜身上拈残线,游子如今尚未归。”余尤爱其五言十字云:“云开如让月,风定为留花。”

两雄相悦,如变风变雅,史书罕见。余在粤东,有少艾袁师晋,见刘霞裳而悦之,誓同衾枕;忽为事阻,多人涕泗涟如。余赋诗咏之。不料事隔十载,偕严小秋进士游明州,遇计五官者,风貌儒雅,亦慕严不已;竟得交合尽意焉。为严郎贫故,转有所赠。余书扇赠云:“计倪宋国有精苗,生小能吹子晋箫。哺啜可观花欲笑,芳兰竟体笔难描。洛神正挟陈思至,严助刚为宛若招。自是人天欢腾事,老夫无分也魂消。”临别,相互洒泪。小秋作{辞别难》词云;“花落鸟啼日暮,悲流水西东。悔之前意挚情浓。问东君仙境许依通,为底事玉洞桃花,才开三夕,偏遇东风?最堪怜,任有游丝十丈,留不住飞红。
春去也,五更钟。隔云烟、十二巫峰。恨春波一色摇绿,曲江头明天挂孤篷。偏逢着杜宇啼时,将离花放,人去帷空。断肠处,洒尽相思红泪,月球二分中。”

和余《八十自寿》诗者多矣,余最爱程望川宗落押“愁”字韵云:“百事早为他日计,平生时看外人愁。”和“朝”字韵云:“七千里外常扶杖,五十年来不上朝。”将“杖朝”二字拆开一用,便成妙谛。

四十(按:本卷以下十余条原缺,据弘历本补。)

—十八

三十

www.52345.com,和希斋大司空,为致斋公相之弟,征苗功大,国王加封公爵。而公位愈尊,心愈下,寄书黄小松司杰克 Ma:“袁简斋圣世奇才,久思立雪。客中携《小仓山集》一部,朝夕捧诵,虔等梵经,如亲仪范”,云云。又寄随园札云:“笔者辈当如精神,变化不测。宋儒之为道拘,犹郎中之为位拘也。读先生之文,知先生之为人。以故愿为徒弟之心,拳拳不释。”呜呼!此戊寅5月间公亲笔也。不料至十四月,而公竟薨于军中。余感知己恩深,优伤一恸。除赋诗哭公外,访求公诗,仅得《西招杂咏》十余首,录其{女儿节德庆道中}云:“山峻肩舆缓,征人夜未休。久忘家万里,惊见月初级中学秋节。去岁姜肱被,今宵王粲楼。喜成充国计,含笑解吴钩。”《答瑶圃中丞问客况》云:“遥想归旌绕乱山,山容新沐簇烟鬟。行人云际须眉露,恍驾鸾骖拾翠还。”山云初起电光斜,山雨吹来风力加。一霎小楼云雨过,最高峰上落红绿梅。’《西招四时吟》云:“莫讶春来后,寒容似转添。小窗欣日色,大漠渺人烟。风怒沙能语,山危雪弄权。略存桃李意,塞上也争妍。”“山阳四5月,荧光色傍溪生。草长刚盈寸,花稀不识名。开窗纨扇废,挟纩伫罗轻。树有浓阴处,都翻弦索声。藏中妇女,无论贵贱,多于树阴连臂踏歌。”《春夜》云;“银釭闪闪漏迢迢,风送边声助寂寥。残月印窗天似晓,寒鸡惊梦酒初消。频年客况春尤甚,一片乡心鬓易凋。莫以沐猴讥项氏,夜行衣锦笑班仲升。”

四十一

三十七

三十四

骆佩香孀居后,咏《月》云:“不是月宫仙子甘独处,有哪个人首脑广寒宫?”余喜其顾盼自雄,大为少妇守寡者生色。

一十一